π·15调查|如何斩断精神药品“互联网+物流寄递”非法销售链?

今年6月初,药品贩卖者王伟杰(化名)将二类精神药品佐匹克隆片从四川发给江阴一个买家后,因“涉嫌贩卖毒品”被警方拘留。
作为一种特殊管控的药品,精神药品不规范地连续使用易产生依赖性、成瘾性,若流入非法渠道则会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甚至违法犯罪。
根据“网上黑市”常见的具有镇静催眠效果的一、二类精神药品,澎湃新闻()记者梳理统计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信息发现,2019年8月至2021年8月,两年间共有231起涉及走私、贩卖常见一、二类精神药品刑案。

澎湃新闻记者梳理统计发现,2019年8月至2021年8月,两年间共有231起涉及走私、贩卖常见一、二类精神药品刑案。

一些药品贩卖者往往通过去医院“骗药”后转手倒卖,或直接利用经营诊所或精神病医院,及医生、护士身份出货。“互联网+物流寄递”的兜售模式下,不少药贩通过百度贴吧、QQ、微信推销联系,走二手交易平台“闲鱼”或“转转”出货,快递寄货。

一个药贩在二手交易平台“转转”挂上一个二手塑料路障的商品链接,记者支付100元后,他随之发来一盒赛诺菲药业生产的7片装思诺思。

精神药品本身具有的特殊双重性,多年来,监管层一直在扎紧监管的“篱笆”,尽力避免在采购、运输、储存、调剂、使用、销毁等流程中的不法流出。但现实情况是“网上黑市”依然存在,非法流入市场的镇静催眠类药品成为诸多违法犯罪活动的“帮凶”。
多位专业人士就此建议,应该加快推动联网电子处方和预警系统的建立,帮助医生或药师了解患者的治疗情况,也能进一步追踪药物流向,提前预警。
一位奋战在禁毒一线的某禁毒大队副大队长认为,若禁毒局牵头,以公安部门过去大量侦破的案例为支撑,把破案思路形成业务模板,推出一种聚合网络药店、快递等多平台信息共享的全国联合预警系统,就可以精准追溯药物动态,“实现精准打击,提高办案效率。”
“互联网+物流寄递”非法售卖精神药品模式突出
根据“网上黑市”销售的常见镇静催眠效果的一、二类精神药品,记者梳理2019年8月至2021年8月,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所有公开涉及走私、贩卖此类精神药品刑案后发现,两年间共有231起此类刑案。涉及走私、贩卖的精神药品包括一类精神药品三唑仑,二类精神药品佐匹克隆、唑吡坦、咪达唑仑、阿普唑仑、氟硝西泮、氯硝西泮、右佐匹克隆、艾司唑仑、地西泮、劳拉西泮等。

常见的镇静催眠药物,记者调查发现,多个出现在“黑市”流通中。 

其中,超一半刑案涉及走私、贩卖咪达唑仑类、氟硝西泮类及阿普唑仑类案件,分别为71起、41起、33起。
我国于2005年11月1日起开始施行《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》;2013年,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将“三唑仑”列为第一类精神药品目录,其他BZDs(苯二氮䓬类药物)Z药(选择性苯二氮䓬类受体激动剂)佐匹克隆、右佐匹克隆、唑吡坦、扎来普隆等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目录,予以管控。
记者注意到,通过进境邮递渠道,伪装成钙片、酵素等物品非法邮寄氟硝西泮的案件多发,日本成为主要来源地。咪达唑仑则主要被吸毒者贩卖,用作常规毒品的替代品。
根据案例归纳的共性,通过“互联网+物流寄递”的贩毒活动也明显增多。
231起案例中,部分案例披露了更为详细的案情信息,其中贩卖者通过微信、QQ(含QQ群、微信朋友圈)推销、联系的案例达40起;买卖双方为了填补初次交易的信任裂隙,通过在二手交易平台“闲鱼”上挂链接支付购买的案例23起,行内称“走平台”;通过百度贴吧推销联系的案例9起;同时使用QQ、微信、闲鱼、百度贴吧等多个平台联系购买的案例4起。
贩卖者常常通过在QQ群、百度贴吧推销精神药品,添加微信或QQ好友沟通后,再通过挂闲鱼商品链接转手出售,通过物流快递完成交易,形成一个完整“网上黑市”交易链条。如广东深圳市南山区法院2021年2月23日裁判的一起案例披露,2020年10月22日,王某某在百度贴吧看到有人贩卖精神管制药品,遂通过微信加了贩卖者姚某龙为好友。双方加为好友后,商谈以100元价格购买7颗右佐匹克隆片,并通过闲鱼App交易上述管制药品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